由利比亚民众庆祝卡扎菲死亡想到的

近期国际风云形势变化,最大的新闻当属卡扎菲死亡的消息了。10月20日,统治利比亚42年之久的卡扎菲死亡,早已躁动不安的的黎波里顿时炸开了锅,人们自发走上街头庆祝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详见网易新闻报道:“利比亚民众庆祝卡扎菲死亡”。

当然,与此同时,也有担心的声音:“我们不关心什么民主自由,只想有安定的生活。”由此我想到了国内的局势。正如网友的评论所言:“现在的社会,贪腐盛行,垄断横行!我们要的是基本的民主权利,是监督权和选举权、罢免权!因为没有监督的权力只能是腐败的权力、是欺压人民的权力!美国当然也有贪腐,但那要冒极大的风险,要偷偷摸摸见不得光。而我们这里,几乎已经是司空见惯。他们的官员没有那么多特权待遇,不敢肆意挥霍,不敢对选民作威作福!这是大家都看得到的。而我们的官员怎样对待老百姓,大家都很清楚吧?”

更加深刻的评论着实令人深思:“然而极权势力和既得利益集团尚未能清醒地明白一个道理,即能够保住自己既得利益而不是被推上断头台的唯一办法就是妥协——向民意妥协,向天道妥协!试想当年的大清政府,假如慈禧太后能接受康有为等人君主立宪的政治主张,袁世凯还会有机会吗?可问题就是既得利益者实在是太贪婪,哪怕是一点点到手的权力都不愿意放弃!结果只能是落个更悲惨的下场。俄国沙皇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本来民主主义者只是希望君主立宪,让他们放弃一部分的权力,可是结果却要了自己的命。专制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因为人性最终是抵挡不住各种诱惑的。所以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而绝对的腐败必然导致专制者灭亡。看看古今中外的历史没有一个是例外的。正所谓忠言逆耳,在慈禧太后眼里,谭嗣同等人就是乱臣贼子,犯上作乱,非杀之而后快。然而现在看来,谭嗣同等人倒真是忠臣,而那些以为继续欺骗人民就能维护其统治的帮凶却是害了满清统治者。假如当年的清政府稍微明智一点,做出一点妥协,同意改革派提出的政治改良主张,那么大清皇族也许会像今日的英王室一样至少还存在着吧,不会像俄国沙皇一样把命丢了还招人耻笑吧。实在是利令智昏,愚不可及!唯上智与下愚不移!社会机器的复杂性就在于它是很难以个别少数人的意志——即使是统治者本身的意志——而迅速又平稳地做出自身的调整的。这也是为什么历史上几乎所有的政治改革都会遭遇巨大的阻力和很难获得圆满结局的原因。问题的根源,不仅是你、我明白,统治者内部对此有着清醒而深刻认识的人也绝不在少数。然而当我们将“统治阶级”和“既得利益集团”之类名词术语赋予这样一个群体的同时,也就意味着我们所面对的不再是某一个具体的有着完全独立个人思想与意志的个体的人!不管是慈禧太后,还是俄国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明知整个帝国的崩溃已在瞬息之间,仍然不能做出正确的取舍决断——不肯放弃或者是与民众分享那怕是丁点儿的权力——当然,他们决不会认为自己会因此而把整个帝国推向毁灭,更不相信自己将会因此而丢掉性命。当一个庞大的人类社会机器已经运转至悬崖的尽头时,无论他们再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都不可能阻止帝国坠毁与崩溃的命运。至此,对他们而言,竭力维持现状(维稳),也许就是唯一的选择了!”

Copyright(C) 2011 summersnow’s spaces.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